在成为怨女的第一个生日,我一个人默默地点燃蜡烛,流出一串扑簌簌的眼泪,然后"噗"的一口吹灭了.袅袅青烟里灌下一大杯酒,脸腾腾地烧起来.
 
    抹了一把眼泪,我猛地抓起手机按下那串熟悉的号码,"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"响了好半天才通.我怒火中烧:"混蛋,连我的电话都不敢接了?"
 
    "刚才我在洗澡间呢.你谁啊?"
 
    我怒发冲冠了:"李木木,你找的借口都那么龌龊.咱们不能就这么说完就完.你再不露面,我就死给你看.让你看看,我陈小飞是不是烈女?"
 
    "别,别,你可别乱来.有啥事往开里想啊,没有过不去的坎……"那边忙不迭一通告饶.我血压稍降:"你给我过来!"
 
    "你家怎么走啊?"
 
    我喉头一甜,差点吐出一口鲜血:"李木木,你还给我装蒜啊?"
 
    "我不是李木木,我是张浩然!"
 
    声音是不太一样,但我不信.
 
    "忽悠!继续忽悠!"
 
    "你快把地址告诉我,你千万别自杀啊.好死不如赖活着……"
 
    "少哕嗦!"
 
    "你家怎么走啊?"
 
    "装!接着装!"我气炸了肺,"本小姐最后一次告诉你,信义中心花园,过红绿灯左转,红楼B幢5楼27号,够详细了吧?我现在站在窗口等你来!"
 
    "我马上来!"那边立即挂了电话.
 
    我颓然坐地,哭得昏天黑地.
 
    有人敲门.我踉跄起身,开门.门外是一个高大的陌生男子.他穿着一身工作装,神色庄严:"刚才是你打的电话?"
 
    我漠然地打量着这个一脸悲悯的男人:"你是李木木的狐朋狗友吧,这不是朝核问题,需要中间人来斡旋."
 
    那人忽然笑了,龇出一口大白牙:"对不起,我不认识李木木.我是张浩然!"
 
    "那……你跑来干什么?"
 
    "是你打电话叫我来的啊!"
 
    我干笑着:"我给你打电话?我是给那个该死的李木木打!"
 
    "这是我刚换的号码.我不知道这是你以前男朋友的号码."
 
    手机号码呀手机号码,这么快就能找到新人?可是为什么偏要念着旧人的好?
 
    二
 
    被人无缘无故一脚踢开,已经够使我头大;寻死觅活,又被人撞破.苍天啊,我还有何面目见人?
 
    我蒙着脸,呜呜地哭倒在地.一双有力的手扶我起来.我挣脱开来.那个叫做张浩然的人,就那么尴尬地立着,不停地搓着一双手.
 
    我指缝里瞅见,就说:"你坐啊."
 
    他坐下了.
 
    我又说:"不好意思啊!"
 
    他傻傻一笑:"没啥.你去洗把脸吧!"
 
    在哗哗的水声中,我的脑袋恢复了思考:本小姐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男人,可要吃一堑长一智哩.我走出来时,见张浩然仍安安分分地坐着,心中一块石头落地.我逼问他,明知接错电话,为何还匆匆而来?是不是冒充英雄救美,别有所图?
 
    张浩然脸一红:"我怕你想不开!"
 
    问了等于没问,正欲再问.张浩然已起身:"唉,你没事,我就放心了.这趟没白跑!"
 
    这什么话?我有事没事,关他什么事?不过我迅速确定,他可能是一个好人.我说:"你白跑了!"
 
    张浩然有些惶惑:"你还要——"
 
    我点点头.
 
    张浩然忽然夸张得像一个喜剧演员:"我的大小姐,你犯不着为一个你不爱的人去寻死吧!"
 
    我大窘,旋即恢复常态,今天豁出去了,丢脸就丢个痛快吧:"老兄,你醒醒啊,是李木木甩了我!"
 
    张浩然注视着我:"可是,这电话到我手里也快两个月了,怎么没见你来电?何况,你还听不出他的声音?显然,你早把他忘了.其实,那样的人真该被忘掉.活该!"
 
    我无明火三千丈:"我想什么时候给他打电话就什么时候打,这是我的自由.要不要忘掉他的声音,这也是我的自由."
 
    "那么,你对他说话的口气,就是这么凶吗?"
 
    "这是我的一贯风格."
 
    张浩然冷笑着说:"你真不爱他.女人爱一个人就会为一个人改变的.至少,会变得温柔一点."我傻了,如同挨了一闷棍.
 
    张浩然得意起来.我最瞧不惯男人的得瑟劲,反唇相讥:"难道男人就不该为女人改变?"这回他愣住了,如同点了穴.
 
    "爱,应该是包容,而不是强迫对方去改变!"我迎着张浩然的目光,逼得他的目光一点点萎缩回去,像一支正在烧掉的烟.
 
    张浩然败下阵来:"算我理解出错.你就宽宏大量,君子不记小人过.你别犯傻了,别让我白跑.好吗?"
 
    我说:"你真的白跑了!"
 
    张浩然差点跳起来.
 
    我"噗哧"一声笑了:"你来了就是白跑啊,我压根儿就没想死."
 
    张浩然恍然大悟:"我早该看出——"
 
    "看出什么?"
 
    "这是你的一贯伎俩."
 
    三
 
    我没打算再去找李木木,非要他说个分手的子丑寅卯.没人相伴,像我这样的背包客,就喜欢"放自己于山崖间"了.一周后,我回到有些霉昧的卧室,一身的阳光,霎时,灿烂了满屋的寂寞.
 
    洗洗睡,睡醒了上网.我打开QQ邮箱,里面挤满了担忧我会自寻短见的信件,焦灼之情溢于显示屏.刚开始,我以为是李木木,但邮箱号码明显不对,从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气味,也绝不似他.唉,我打了自己一个嘴巴,真是想他之心不死!
 
    看着书,听听音乐,忽然,QQ消息响了:"嗨,你终于上线了.担心死我了."
 
    "别担心,我鲜活着呢.你是谁啊?"
 
    "猜猜啊?"
 
    我血压又高了,脱手打出:"李木木,你甭装神弄鬼.你以为你换了马甲,我就不认识吗?老娘不吃你这一套了."
 
    对方打出一个委屈的表情:"不是啊.我是张浩然."
 
    "浩然?"我尖叫起来,手下没停,"你怎么知道我的QQ号码?"
 
    "我那次在你家见你的电脑开着,就记下你的QQ号码了."
 
    "居心叵测啊!"
 
    "我不是你那意思,我是真担心."
 
    "担心一个一面之缘的人?笑话."我单刀直入,一刀见血.
 
    张浩然好像生气了:"随你怎么说!"我正欲继续进攻,他已下了线.
 
    我对着电脑却发起了呆:我是不是真的像李木木曾经批评的那样"尖酸刻薄"啊?不然,所谓的男子汉们咋跟我一说话,就退避三舍?可我却是不到黄河心不死,不见棺材不掉泪,反正那个电话号码熟.按过去,无人接.再按,不接.再按,接了:"我是张浩然."
 
    "我知道你是张浩然,不是李木木.可你学李木木干什么啊?"
 
    "没啊!"
 
    "那,你怎么老是不接我电话.他就是这样耍我的.你知道吗?难道你又在洗澡?"
 
    "不,我刚才生气了."
 
    够聪明够爽快,我也就不客套:"张浩然,要是你不反感我的话,就出来喝一杯吧."
 
    红蜻蜓酒吧,张浩然如约而至.他穿着白色西装,头发梳得光,显然抹了油.
 
    那天,我兴致很高,喝了很多酒.离别时,我高举酒杯对张浩然说:"姐喝的不是酒,是寂寞."张浩然的脖子和脸全红了.看上去,我完全有玩弄他于股掌之间的可能.哪像李木木那个奸臣,转身不认人.
 
    四
 
    张浩然是个忙人,他说他想当闲人,但不得不忙.一个小小的电脑外销员,不跑个大汗淋漓,餐风饮露去啊?但是,我很欣赏他在现实与理想间,两者不可兼得,舍理想而取现实的勇气.我期待着与他再次见面.
 
    孰料,自那次"推杯换盏"后,张浩然仿佛把我忘却了.他的手机老是打不通,QQ也总是偶尔一闪就暗下去,难道我又马失前蹄,自作多情了?虽然我是粗枝大叶的女人,可并不意味着我有一颗粗糙的心.为了避免重蹈覆辙,再次伤心,我断然把他的QQ号打入黑名单.
 
    哪知第二天,张浩然竞不请自来.他扛来一个小木桶,说:"小飞,这是桑树木做的,可以泡脚预防风湿病哦,即便不能预防风湿,也能预防感冒.你每天写稿子到深夜,热水泡了脚,睡得香."他又从小木桶里拿出一个按摩肩膀的按摩器,说,"小飞,你写字的人嘛,手软肩酸是免不了的,你用得着.其实呢,这些并非是我专门买给你的,都是我们公司搞宣传,我抽奖抽的."
 
    像我这样闻弦歌而知雅意的女人,当然是不好对付的.张浩然既然如此大方,我就不必假客气.打这以后,即便小到一个电脑屏幕设置的问题,我都会叫他亲临现场,发挥他的古道热肠.
 
    就这样,我跟张浩然玩了两个月暖昧,我决定正式纳他入我的爱情计划.因为我不能老活在李木木若有若无的影子里.可任我百般暗示,张浩然却是油盐不进.但我认定,他是欲擒故纵,那我只有擂鼓前进了:"张浩然,你给我当男朋友怎么样?"
 
    张浩然没有落荒而逃,却低头想了许久才抬起头说:"小飞,再给我一些时间吧."
 
    怎么?他竟然虚晃一枪?我气得吹胡子瞪眼,如果我有胡子的话.可是,我竟然没有鸣金收兵,掉头而去.
 
    "那好吧!"我柔声说.我想,我开始为男人改变了.也就是说,我真的移情别恋了.而我原本以为自己会在李木木那棵树上吊死的.
 
    五
 
    张浩然泥牛入海,消失了.我恨得牙痒痒,莫非他也是垂钓高手?鱼上钩,就心满意足地放任猎物垂死挣扎?还是我天生一副克男人相,谁都不待见?痛定思痛,我在QQ上发出最后通牒:"张浩然,你不来见我,这辈子永远也别想见到我."
 
    几天后,QQ有了回信:"小飞,我明天来找你."看来,他摸准我是一头披着狼皮的羊了.我连他的QQ号都舍不得删掉.很显然,我正以自己的痛苦不屈不挠地实践着"在爱情中谁主动谁就被动"的真理.
 
    我狂怒:"你去死吧."
 
    但张浩然却出现在了我面前.他眼窝深陷,双眼通红,满脸胡茬,头发凌乱,整个人憔悴如一棵饱受狂风蹂躏的玉米秸.虽然没有死,跟死也差不多了.我震惊无语.
 
    张浩然说:"小飞,我的好朋友去世了.我照顾了他半个月."
 
    张浩然的朋友,我素未谋面,虽心有戚戚,可我也不会装腔作势地流泪.我握住他的手说:"你这重友轻色的家伙."
 
    张浩然说:"小飞,我就知道你是个通情达理的好女人.你以前那些横蛮无理,其实都是虚张声势哩."
 
    我说:"我刀子嘴豆腐心,你才知道啊?"
 
    张浩然沉吟了许久说:"小飞,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.他请求我永远别告诉你,可我还是要告诉你.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真相."接着,他猛地拥我入怀,说,"我的朋友,就是李木木."
 
    刹那间,我的天空电闪雷鸣、天昏地暗、飞沙走石,我挣脱开张浩然的怀抱,像暴风雨中的小兽,大叫大闹,却没有眼泪.等我累了,张浩然坐在我身边,傻傻地,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忆他与李木木那些难忘的兄弟时光.
 
    然后,他说:"小飞,你知道吗?我跟李木木从小就是好朋友.我们一起上学,一起上山掏鸟窝,还说将来一起结婚.后来,我们考上大学,各自去了不同的城市,但我们从没断过联系.前不久,我把公司搬到这个城市,就在我们见面的那一天,李木木告诉我他患了肝癌,是晚期.
 
    "李木木说,你是一个好女孩,除了性子有些躁.这个,我当然知道,他向我夸你,我耳朵都听起了茧子.李木木在弄明白我仍是单身汉后,希望我能代他照顾你一辈子.我刚开始很犹豫,李木木非让我试试不可.他说,我一定会爱上你的.因为我是内向性格,而你是外向性格,正好互补——"
 
    "够啦!所以,你就装什么电脑外销员来骗我?"
 
    张浩然说:"那并不重要,小飞.从第一天见到你,我就发誓要告诉你真相.你知道,你有多么天真吗?我说电话号码是新换的,你就信了.后来,我发现我爱上你时,我又犹豫了,毕竟,朋友妻不可欺.没想李木木竟然大怒,撕扯着袖子,要与我断交:就连我请求他让你见他最后一面,他也不肯.小飞,你能原谅我们吗?"
 
    我流下了泪水.没完没了地流.我躺在一个人的臂弯没完没了地流泪.那人叫张浩然.可我心里还想着另一个人,他叫李木木.但我不知道,我为什么爱上了这两个骗子?